清雨鱼鱼鱼鱼鱼

脾气不好,是个废物,慎fo

永远画不好阿斯塔(已经好几个草稿了(……哭辽……

老公!

23333333都逃不过真香

晚上我再细细品尝w

突然听到的……非常喜欢了w

希望大家都能开心w(≧∀≦)♪

元旦快乐w

哦,我今年上半年玩……下半年画漫画……就这样,总结完毕……ヘ(;´Д`ヘ)

大家都在做今年的总结……我呢……还在看漫画看得起劲orz

🔒了!!

Awsl……

太可爱了8这两个人!

我湿了,眼眶(

快点睡觉呀!!明天还有好多事的哇!!

这首燃爆!!!好久没听这么燃的歌了!副歌部分超级好听!配合op画面,超级棒了!!!很想安利这部番,但有点不好意思233333画面太穷了啊23333男主咆哮吵的不行(但是是天使!)当初第一集就被男主咆哮劝退了……前几天看到更新的一集的封面和标题,觉得应该很好看啊,然后就开始补了!虽然各种设定也不是特别有意思,但不会让人觉得无聊。看到男主手臂受伤无法恢复,大家都悄悄找治疗的方法……我都要哭了……大家都太棒了!真的感觉好久没看到这种热血少年番了!!!这番最强的是每集都有新op(误!)23333333

[驱魔少年/神亚]罗密欧与朱庇特

明明只是吸血,但是就涩涩的( ˃᷄˶˶̫˶˂᷅ )❤❤❤

圣诞快乐呀!!!

简狂:

 


*(非常规的)吸血鬼x牧师


*给 @清雨鱼鱼鱼鱼鱼 的点梗 不知道怎么越写越像吸血鬼骑士_(:_」∠)_


*题文无关的巨型OOC


*亚连小天使生日快乐啊(灬ꈍ ꈍ灬)


 


 


  


 


雨一直下。


小姑娘已经连续跑了三个街区,没有一座教堂愿意为她开门。厚披风吸饱了水,铅块一般沉重地压在身上,然而迫切的求生欲望驱使她不停奔跑,跌倒再爬起。雨水拍打着她苍白的小脸,刺痛细碎的伤口,汇成涓涓的血水,为追赶者留下追踪的引线。


追击者们的脚步却更为凌乱。那是一群失智的血仆①。宵禁之后久没有人类活动,“他们”饿极了,发狂丑陋的面容像是黑夜中飞快闪现的显眼幽灵,冲破重重雨幕紧缀在她身后,驱赶着误入猎场的小羊。


他们捕猎的风格狂暴恣意,沉重的呼吸有野兽的腥臭和下水道的脏乱,连惯常的大雨也没法驱散那股酸恶——只有一个例外:“他”仿佛是新生幼儿,对捕猎仅凭懵懂的天生直觉,踉踉跄跄地追击,手上的长刀不松不紧地拎着;更不用说,他有一张十足俊俏挺拔的面孔。


 


“沃克先生!!!”女孩扑到铁栅门上,凄厉地叫人。


这是教区中最后的小教堂,一位与世无争的年轻人主持日常,热情心善,也远离教区内的权争漩涡。


而风雨中的教堂没有回应,漆黑地静默着。颤抖的女孩子惊恐地嘶喊,于事无补地使劲摇晃铁门。


 


衣着还算整齐的“他”靠近了。瓷一般苍白的脸像落到幽径上的月亮,一如既往毫无表情。黑色的制服因大雨彻底贴紧身体,胸口处明亮的银十字则像一轮太阳点亮了小姑娘的希望。


“神……!”


随即,他迫切地咧开嘴巴。


她在见到他一瞬奔涌而出的泪水和急迫骤然卡住——那嘴中犬齿突出,尖牙凛凛,黝黑的瞳闪烁野兽的红光,只有胸口的十字讽刺地昭示着他本该拥有的神职身份。


一连几只血仆降落,仓皇莽撞围着,仿佛惧怕女孩身后的教堂,或者忌惮居中的驱魔猎人,亦或遵循着“长幼有序”的就餐规则。


 


终于,“他”动了——银色枪管从她耳边伸出。


“轰隆隆!!”——“嗙!”


炸雷和鸣枪同时响起,尖锐的长鸣一瞬间刺穿她的双耳。


 


鲜红的血花在她面前迸开,男人应声而倒。


一只稍显冰凉的手从后捂住了她失措的眼睛,片刻,才传来牧师那蛊惑人心的声线。


“小姐,夜深雨急,不介意的话请进来避避。”


他的哄劝是如此温柔、如此温暖,充满着怜悯和怜爱,让她一时精神恍惚,忘记身处追杀的雨夜;然而视野遮蔽,野兽们不休的咆哮入耳即转为凄厉,使她挣扎地晦涩提起:“可、可是,吸血鬼……”


“明天一早天就晴了。”他继续劝道。


铁栅门吱呀,接住了一瞬昏死的女孩。


 


教堂中唯一的牧师从中闪出身型:他披一身白袍,大概是刚刚入睡,此时冒雨浑身上下没一处不湿,垂下的左手握着一支银枪,因方才利落的射击还微微冒烟。几个堕落的血仆在他脚边翻滚,因射溃要害而吼叫渐息,碎末和血液腥臭地涂了一地,被大雨冲刷着很快消弭殆尽,仿佛风平浪静无事发生。


只有身着黑袍的神眷者还活着:他的肩膀被银质子弹洞穿,仍不屈不挠地威吓着白发的青年。


“神田先生,您这是在干什么。”


白发青年将手枪从掌间撕扯下来,塞入绑腿的皮质枪套中。他的手掌灼烧得血肉模糊,甘甜的血细细渗出。失血失智的神田优嗅到珍馐地调转视线,动作娴熟地猛扑上去,冲着牧师毫无防备的喉间张开獠牙。


白发青年吃痛的呻吟和血液的甘美瞬间散逸开来,由雨水打底,点燃了这个不眠之夜的第一簇火。


 


「新生」的神田没有自主捕猎的经历,一对尖牙甚至还是乳牙,它们锋利又迟钝,不甚明了地在牧师先生的侧颈研磨啃咬,唇齿并用也只撕开零碎的伤口,找不准新鲜血液鼓动的脉搏。


身为牧师的亚连·沃克仿佛深谙割肉喂鹰的要义,自愿将双手奉上,引导着他往教堂里面走。而尝到甜头的神田神志深陷泥沼——他迫不及待地将亚连单臂抱起,避开十字矗立的主堂,跑向牧师独居的小卧。


属于驱魔猎人武器抛落半路,几扇门在他们身后缓缓闭合。


 


 


雷声由明转暗,雨势愈急。


一切又如那一夜。


 


 


雨夜,深巷,一场猎杀遭遇反杀,昔日刚烈的驱魔猎人沦为恶意初拥下的吸血鬼。行车路过的好心牧师将他扶上马车,运回了自己的家。厚重的窗帘布严严实实的,挡住次日朝升的太阳,救了神田优一命。神志清醒时,他的嘴边还有未拭的血渍。


亚连舔过放血的手腕,轻车熟路地为自己包扎。


他们有最狼狈的初遇。


他们此前彼此闻名未曾面见,神田优是教团内首屈一指的驱魔猎人,而亚连·沃克则因悲悯和信仰著称——出身贵族却舍弃身份跑到小教堂当牧师,整个上流圈也仅有一个这样的傻瓜。


“神田先生……对吧?”


牧师沐浴在稀薄的晨光中,拿夹子拨弄他的长刀。


「信仰坚定者」的卧室内丝毫不见宗教装饰,如同清心寡欲的平凡人的住处。他眸色和发色都浅,白袍睡衣质地纤薄,由白光勾勒出清瘦的身型,说出的话却是不折不扣地与传言不符。


“你、初拥你的血族,是哪个不要命的?”


神田优注视着他,饥渴感再度灼烧升腾,扩散至全身。


他嘶吼着,扑向了窗前明晃晃的“食物”。


 


 


于是一切犹如这夜。


 


 


 


亚连甚至没能走到床前就被难耐的神田按倒。


红丝绒的厚窗帘缓冲了两人莽撞的动作,掀起隐晦的波浪。驱魔猎人浑身湿透,隔着一层睡袍,死死地困着年轻的牧师。


他戴着的皮质手套是亚连特地寻来的,上有巫师附魔,专用来阻隔六幻给这位“堕入魔道”的猎人带来的伤害;而此刻它们却沾满冰凉的潮气,同透亮的白衣纠缠不清,泛着水淋淋的色泽。


很快,这块白布上晕开血的味道,牧师仿佛害怕刺痛,朝露台和飘窗仰去。


他按住纠缠的掠食者,勉强一缓,而不休的神田张口咬住嘴前的手指,勉强解渴——刺痒与刺痛交缠,蛇一般窜入血管,飞快击中了亚连的喉咙,让他忍不住呼出他的名字。


 


“神田……优!”


 


神田优没有回答。


他渴血的牙只在指缝间停留片刻,便朝纵深游去。他内心仿佛有个声音,不断哄诱他得寸进尺,手腕不够要肘窝,肘窝不足要内臂:于是他十指扣紧压到亚连的头顶上方,一下又一下地咬合刺穿,仿佛身下之人是供他练习捕猎的最佳对象。


亚连便像个由他操纵的人偶,发出急缓交替的惊叫——发出隔靴搔痒般难耐的鼻音。


 


壁炉里火烧得正旺,暖光融融,驱散了些许寒意。


而冰凉的制服与睡袍依旧顽固地粘在身上,为每一次接触增添摩擦的阻力。


“你……!把这衣裳换掉!”


亚连勉力要求道。


 


银质的十字架由雨水洗得锃亮,边缘锋利,仅仅擦过亚连皮肤就会形成渗血的擦伤。


而他的主人浑身上下穿着附魔套装,得以对此免疫。他的眼睛闪烁着饥饿的红光,捕捉到送到口边的“食物”那馥郁芳香的气息。


神田还在学习血族的进食方式,此刻只晓得用犬牙折磨皮肉,烙下数对淌血的浅洞。那血液的颜色微微暗沉,顺亚连肌肤缓缓滑落,像是忍不住滚落的鲜红的泪水。


它是血珠,亦是导火索。


它引诱着「年幼」的磨蹭的神田优因循本能舔过不平整的伤口,往里寻找血气更为阜盛之处。




他的外套终于卸掉。


心急的黑发青年草草褪去制服,在撕扯下裹去衬衣的半只袖子,卷走一侧的手套。


神田优终于和亚连·沃克肌肤相贴,表皮的温度因冷雨持续走低,相较于潮湿的黑色手套,更像一条干燥的盲蛇。这条蛇心盲眼瞎,只追随血腥气味,指尖仿若舌尖,试探地将引线涂开,而唇齿紧跟,咬一口换一个地方,以确定最美味的脉络。




亚连自由的双手向上抓住窗帘,企图摆脱这纠缠不尽的试吃环节。无休无止的激痛与暗火此消彼长,他的神智在反复悠荡。


他自然清楚是那一枪造成了失血,往日对他嫌弃万分的神田才会如此难缠。


枪套复杂的锁只在神田手上坚持了一秒,冰凉的手指强硬塞入间隔,故技重施地划开了厚实的牛皮,枪嗙的一声摔到地上,却丝毫无法掩盖神田大快朵颐的吞咽声。


他的血液鲜美甘甜,是品质上乘的镇定剂,简单几口就唤回了神田的理智,教指甲退成普通人模样。


 


“喝够了……就给我起开……”


 


亚连无力地搭在他背上。


神田优迟疑地撩眼看他,可嘴巴仍然贴着,像是吸不够奶的娃娃。


他眼中的沃克面色微红,他猜想也许是炉火给予他暖意,相触的肌肤也稍稍缓和过来,不似方才的冰凉。


 


变成吸血鬼之后,神田优五感扩大,愈合速度惊人,而对温度的敏感渐渐降低,如果不是托附魔制服的福,几乎无法在日光下露面。


亚连·沃克是唯一的,唯一的供血者、唯一的慈善家、唯一的联络人:亚连帮他度过最初的虚弱期,帮他寻找附魔材料,帮他担保继续从事猎魔工作,简直像独自抚养孩子的单身父亲;


然而他们总是不和。


 


神田冷的舌舔过冒血的孔洞,在天性指导下为下次进食收尾。


血洞在唾液的作用下快速愈合,留下新生皮肤的嫩粉。


口腔内的獠齿有所退缩,但依旧痒的发疼。


「谁说我饱了?」


他身随心动,犬牙掉转,毫不客气地刺透取血。


血液的主人仿佛被鞭子狠狠抽中,无力蹭过神田冷玉般光泽凛然的脸,划过他顺滑的长发。
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
“我什么我。”


神田开口。心中却默念沃克教授的捕食秘诀。


——入皮要深,溢血要少,唾液要足,收尾要漂亮。




 


窗帘挂饰在他们头顶哗哗直响,不耐烦地催促着。


饮血的快意总算击溃亚连作为神官最后的“职业道德”。


厚实的丝绒窗帘在过度用力之下扣环应声崩断,纷纷扬扬地盖住两位违背教规的「背神者」。


清亮的圆月推开层层云朵,投下银白色的冷光,描出欢动的影子。


丰沛的月光和馥郁的花香,你追我赶地汹涌地挤进亚连身体,令温凉化作沸腾,冲刷脊背脑顶。


——他终于控制不了,发痒的齿根冒出两颗尖牙。


那是专属于血族的标志。


 


“我、什么、我?”


神田的声音适时响起,阻止了亚连继续沉迷。


恍惚间他掩住唇口,强迫自己转移话题。




“你?……你可太好了!”




“那给宵夜吗?”




 


 


 ——END——


 


 


注:


①血仆,指等级中理智被侵蚀堕落成怪物的Level E中的一种,此处仅为行文方便统一称呼。


②关于设定多补充解释一下:亚连也是吸血鬼,但在血族血脉上比神田更高级,因而可以(暂时)不怕银器并混进教团当牧师。初拥神田的吸血鬼不是亚连。

亚连生日快乐!!!!

大家圣诞快乐!!!!

Take me to London Paris New York city들,


아름다운 이 도시에 빠져서 나,


Like I'm a bird bird 날아다니는 새처럼,


난 자유롭게 fly fly 나 숨을 셔。

( ˃᷄˶˶̫˶˂᷅ )~

(๑•̀ㅁ•́ฅ)

补的头ヘ(;´Д`ヘ)

本来就冷的番,再喜欢上冷的cp...........只有自己和亲友的腿肉了........

什么鬼改版……无语了

脸脸的娃

不一次性画完的图,拖到后面就直接开新的草稿画了....哎....

给虾太太的图

最近很喜欢的歌w

画完了……已经过了几天了orz……


迟来的贺图1551

还是线稿好.......

好久不见!!!😭😭😭

加油哇鱼鱼!(;へ:)

© 清雨鱼鱼鱼鱼鱼 | Powered by LOFTER